首頁 > 智能制造 > 正文

中紡集團對中臺的思與行

2020-01-21 14:34:09  來源:至頂網

摘要:近兩年來,有關中臺的爭議和討論一直在持續發酵。
關鍵詞: 中紡集團 中臺
  近兩年來,有關中臺的爭議和討論一直在持續發酵。
 
 
  首先,必須承認的是中臺帶來的好處。在過去十多年里,許多企業在沒有通盤布局的情況下上線了大量獨立運營的系統。尤其是大型企業,不僅組織架構龐雜,“煙囪式”的信息系統之間“各自為政”,更使得業務效率和靈活性不高,企業中出現了大量的“信息孤島”,花費不菲的國外大型ERP等管理軟件在企業用戶的口碑卻并不美麗,信息化建設的巨大投入與領導、員工們的期望值之間產生了較大的心理落差。而中臺的出現,為解決這一企業信息化難題提供了一種可行的思路。通過對人力、技術和業務的重新組織,中臺能夠提升IT能力的復用率,提高應用的開發效率,同時打通內外部的業務壁壘,解決數據孤島的問題,提高業務的響應速度。
 
 
  但是,這一在阿里內部經過成功驗證又最終推向市場的模式,最近似乎要把許多企業“搞瘋”了。其中的原因有很多:首先,中臺概念模糊,定義各不相同,使得外界的認知千差萬別;其次,不少企業盲目跟風強上中臺,忽視業務真正的需求,甚至不考慮自身的IT能力是否能夠駕馭與匹配,導致出現了許多“水土不服”的情況;再者,中臺的構建不僅要解決許多技術問題,還存在業務流程重構和權責再分配等諸多變革與挑戰,沒有得到戰略層面和業務部門的支持,其中存在的強大阻力勢必導致項目“夭折”。
 
 
  所以,企業做中臺一方面要進行充分的考慮和布局,另一方面也要做好“持久戰”的心理準備。
 
 
  中紡集團對中臺的思與行
 
 
  據了解,中紡集團作為傳統的集團企業,就正在向中臺架構進行轉型。從2017年開始,中紡集團在內部構建了名為“E-棉商” 的業務管理信息平臺——以互聯網技術為支撐,覆蓋棉花貿易業務全生命周期,同時,基于棉花行業的標準規范,貼合企業棉花業務獨特的經營管理模式,實現了集團統一的財務和風險管控。
 
 
  “‘E-棉商’項目是我們對于中臺架構探索的起點,”中紡集團棉花事業部副總經理兼信息化中心主任駱學農在接受至頂網記者采訪時坦言,“其實,現在想起來我們也有點后怕。但是面對一個個實施中的難題,我們咬牙堅持下來了。現在系統運行已經進入正軌,公司核心業務的運營和管控已經一刻都離不開這一平臺。”駱學農說。
 
 
  動力和方法
 
 
  時間追溯回2016年8月,在整體并入中糧集團之后,中紡集團將原來的糧油業務劃入集團其他業務板塊,目前中紡的業務主要以棉花貿易和棉紡加工為主。除此之外,中紡信息化的底層基礎設施架構也與中糧進行了一定的整合,這使得中紡信息化團隊有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支撐和服務于棉花核心主業的變化與創新中。
 
 
  正是在這個階段,中紡的業務發展感受到了外部市場變化帶來的巨大壓力。一方面,市場對于產品質量和業務創新提出了越來越高的要求;另一方面,隨著商業模式越來越多樣化,這也要求企業必須快速、高效并且靈活地應對其中的不確定性。比如,服裝設計、生產、銷售、營銷等環節由于消費者的倒逼,個性化、小眾化、定制化、互聯網化的趨勢日益明顯,這就要求處于產業鏈上游的中紡也必須做出相應的改變。
 
 
  中紡集團對中臺的思與行
 
 
  中紡集團棉花事業部副總經理兼信息化中心主任 駱學農
 
 
  “但是,傳統套裝ERP的模塊中固化的標準業務流程很難適應這種快速變化的要求,如果試圖用傳統的‘重量級’套裝軟件架構去定制化開發,不僅開發成本巨大,開發周期過長,后期運維成本高,同時,用戶的使用體驗也比較差,很難持續滿足業務敏捷變化的需求。”駱學農比喻說:“這就相當于用洲際巡航導彈去打對面山頭移動的坦克,既不實用,也不經濟,更不可行。”
 
 
  于是,在新的ERP實施方案中,中紡把業務合同、出入庫、收付款、期貨、風控等屬于業務人員操作的部分從傳統套裝ERP系統(SAP)中拆分出來,構建了“E-棉商”平臺,以應對業務層面的靈活性、可變性和伸縮性。而對于財務核算、財務管理、人力資源等要求統一性、穩定性和標準化的流程,則繼續放在傳統套裝ERP(SAP和Peoplesoft)中去處理。這樣,既滿足了前端業務的“短平快”靈活性的要求,也滿足了后端集團管控的統一性和標準化的要求,即“專業的系統干專業的事”。
 
 
  駱學農強調:“多年來,大家在企業ERP實施過程中過程中一直強調“業財一體化”,并且認為‘業財一體化’就必須在同一個軟件環境下,使用同一套系統。經過十幾年的ERP使用實踐,我們認為這實際上是一個認識誤區,它會大大束縛業務的靈活性和發展的活力,產生‘削足適履’的消極作用。所謂的‘業財一體化’更多的是業務與財務在邏輯上的一體化,強調的是后端流程和數據的實時打通,但真正用戶的前端操作并不必須在同一個平臺上。”
 
 
  據他介紹,“SAP暨E-棉商系統”從2017年底上線至今的近兩年時間里,已經覆蓋京內和京外7個地區的分公司/辦事處,涉及公司棉花貿易的全部業務場景和管控過程。其價值具體體現在“業務協同、數據共享、提升效率和風險管控”四個方面的貢獻。“今后這個系統的技術發展方向就是中臺化改造,我們將逐步對共性的業務操作進行組件化包裝,以內部服務的方式發布在中臺中,供前端個性化流程的調用,真正實現系統的全面中臺化,以此更進一步提升系統的靈活性和敏捷性。”駱學農說。
 
 
  阻力和成效
 
 
  不過,和大多數企業一樣,中紡在平臺落地的過程中也曾阻礙重重。
 
 
  首先,其中涉及的系統數量眾多,包括人力資源、集團主數據、集團資金、發票系統、合并報表等近十套各類信息系統,每個系統之間需要通過開放的接口進行連接,實施難度非常大。同時,由于該平臺的第一訴求是靈活性和輕量級,中紡采用基于J2EE敏捷開源開發框架平臺進行定制化開發,定制開發的不確定性帶來的挑戰是它的穩定性和可靠性也需要在后期使用過程中慢慢磨合。然而,中紡“E棉商”的上線時間是在2017年底,正是年終結賬的關鍵階段,這給駱學農和他的團隊增加了不少壓力和挑戰。
 
 
  “剛上線時,因為期初數等問題,我們甚至連賬都結不出來,這放在過去的套裝ERP實施是不可想象的問題。”駱學農回憶道,“那真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階段,有人甚至對系統的可靠性和可行性提出了質疑。但我們很幸運,在最困難的時候,公司領導和老用戶們始終信任我們,相信我們的選擇與努力,最終,我們的團隊咬牙頂過去了,通過不斷修復、優化和調整,逐步捋順了各個操作環節,風雨過后,我們終于看到了彩虹。”
 
 
  中紡遇到的問題正是企業上中臺遇到的普遍問題,最根本的阻力不在于技術,而在于人。這需要通過企業戰略引領,業務部門拉動。駱學農強調:“要構建中臺架構,就要讓業務人員深度參與進來,去構建一個他們需要和喜歡的系統,而不是信息部門的人自說自話。這恰恰跟以前標準化的套裝ERP實施的策略和方式是很不一樣的。”
 
 
  雖然過程痛苦,但成效也是顯而易見的——伴隨著新系統的上線使用,中紡的棉花業務也實現了兩年跨越式大發展:經營量增長了近三倍,經營業績連創新高,成為了當之無愧的行業領導者,并入中糧集團的當年便獲得了GPS大獎,而兩年期間,該業務用工量的增幅不超過40%。借用公司主管領導的一句評價,“信息系統在其間發揮了不可替代的的重要支撐與推動作用”。
 
 
  駱學農解釋說,經營業務量的暴增,意味著各類中間流轉單據量的暴增,因為每一個新增訂單背后都連帶著采購合同、銷售合同、出入庫單、發票、收付款等一系列的業務/財務單據,而且一單業務往往需要公司多個部門、多個崗位的跨部門、跨地域的協同操作才能完成,這樣大規模的業務協同需求放在過去的老系統是完全處理不了的,加上后端的財務核算、數據統計、報表分析等工作,如果讓老系統來處理,也只能“望洋興嘆”。
 
 
  當然,在駱學農看來,新系統對中紡另一個重要價值是對業務過程的風險管控。舉例來說,在流程沒有打通的情況下,倉庫發貨需要反復確認款項入賬后才能進行發貨,耗時非常長,客戶的滿意度不高。而現在,E-棉商系統通過與收付款銀行的直接對接,實時推送網銀收/付款數據,業務人員可以第一時間得到客戶貨款支付信息,及時安排出庫與發貨。駱學農透露,目前這個時間間隔最快已經縮短到5分鐘,一方面加強了中紡對業務的風險管控,另一方面也大大提升了中紡客戶的滿意度。
 
 
  未來和挑戰
 
 
  不過,對于中紡來說,這只是實現內部數字化的一步棋。駱學農表示,數字化應該以“數據”作為核心驅動力,因此,除“E棉商”之外,中紡還構建了棉紡行業大數據分析與共享平臺,主要用于對商情數據的收集、處理和分析。通過整合前后端的各類數據,形成集成統一的數據管理與分析模型,中紡能夠更好地了解當前市場趨勢、客戶用棉需求、棉花批次的采銷特征、業務區域分布等等,為商情研發和業務決策提供最直接的數據支持。
 
 
  盡管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但駱學農坦言,這些仍然不是真正的企業數字化轉型。要做到真正的數字化必須眼睛向外,面向客戶、面向供應商思考問題,和他們進行互聯互通。駱學農具體解釋道,實現“全覆蓋”的SAP暨“E-棉商”系統目前還只是貫通了公司內部的“業務流、數據流與資金流”,雖然中紡通過引入一些行業數據來提升內部流程的運行效率和數據質量,如棉檢大數據、網銀收/付款數據、國稅局發票數據、期貨交割單數據、船運數據等,也產生了非常好的使用效果,但還沒有真正實現在數據和流程層面,打通和鏈接產業鏈上、下游利益相關方的信息系統,實現業務流、數據流和資金流在產業鏈上的良性互動,通過構造產業鏈生態平臺來打造企業新的核心競爭力,持續創造新的業務價值。
 
 
  然而,這是比企業內部數字化更難的過程。因為涉及的角色眾多,上下游企業信息化水平存在差異,對產業互聯網的認同感和接受程度也各有不同,加上相關B2B平臺、支付平臺等基礎設施不完備,產業配套政策還不健全等客觀因素,要實現全產業鏈的打通,還存在諸多制約條件。
 
 
  “但是,我對此還是充滿樂觀的,在全球化貿易摩擦以及實體經濟下行的背景下,產業鏈上下游各個企業都有抱團取暖的客觀需要,全產業鏈的資源配置效率提升將變得越來越迫切和必要,例如這兩年大熱的‘產業互聯網’概念,它的作用就是連接產業鏈上下游各利益相關方,將閑散的需求和資源進行整合,并通過平臺共享不僅讓每個單體企業獲得規模效應的紅利,憑借提升產業鏈上資源的配置效率,從而創造更大的商業價值。現在,各個領域的產業互聯網平臺都在探索中,包括鋼鐵、有色等領域,在棉花貿易領域也已經出現了十幾家大大小小的B2B垂直電商平臺,雖然這些平臺大都處在資訊發布和貨源檢索的初級階段,距離全方位提供‘資訊+交易+服務’于一身的真正的產業互聯網平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這畢竟是行業未來的發展趨勢,我們也會密切跟蹤與關注它的發展動向,在這條道路上,我們不應該也不會掉隊。”駱學農告訴記者。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
責編:chenjian
欢乐骰子乐走势图
中国足彩彩票比分直播 体彩大乐头开奖 f1赛车快还是超跑快 中国长城股票股吧 网上棋牌怎么样 人民网棋牌掌心福州麻将 彩票5分赛车的玩法 常乐福州麻将app 捕鱼王app下载 娱网棋牌游戏下载 天津快乐10分几点开奖 黑龙江6+1开奖公告 7月2号世界杯比分预测 浙江快乐彩规则 我要下载qq麻将 贵州11元选5走势